时间:2021/11/2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点击: 61 次
治白癜风要多少钱 https://jbk.39.net/yiyuanfengcai/tsyl_bjzkbdfyy/

年,拥有一部诺基亚N81,是一件多么羡煞旁人眼球的事。那个时候手机上的游戏不像现在这么多,而网上的手机论坛也只有那么几个。你们如果逛过塞班论坛,我想一款在深夜把人吓得半死的恐怖游戏,也许会驻扎在你们记忆深处。没错,是《七夜:救赎》。

(《七夜》海报)

《七夜》分为7章,从第一章开始都会有一个不同的主题,每一章都有不同的内容和玩法。从第一夜主人以公昏倒结束,到第四夜被一个顶着黄色头发的女仆狂追,再到最后一夜越来越多地人物出场,《七夜》带给我们太多太多的“惊喜”。笔者在深夜戴上耳机赏玩这款游戏的时候,会被小女孩的哭泣声吓到瑟瑟发抖,因突然映满整个屏幕的僵尸脸孔爆出一声尖叫。每一扇门背后都会有不一样的“惊喜”在等待,玩家需要在封闭的屋子里跟随作家肯,将谜团一点一点解开。那个时候,玩过《七夜》的人,都对游戏赞不绝口,丁果科技的名字也因为《七夜》而被玩家记住。

(丁果科技LOGO)

年,这款由丁果科技在塞班S60V3系统的基础上研发的手游,获得IMGA“最佳3D奖”提名,这样的荣誉只属于世界上5家公司。后来《七夜》也拿过大大小小的奖项,然而似乎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多的盈利和机会。从塞班论坛里流出的一个帖子,也许反映出他们当时的无奈和窘态。丁果科技曾作为IMGA被提名者,受邀参加MWC会议,然而因为无法支付欧的费用,而向IMGA请求帮助。后来终是没有去成,在IMGA看来,欧元真的已经很少了。在帖子里,丁果科技的成员是这样描述的:“感觉我们写信给一个非洲国家,让他们来开个会,我们说,只需要花500块钱就可以了,然后对方说,太贵了……”

(《七夜》入围IMGA的奖牌)

?

年已经过去,丁果科技带着他们的辉煌辗转重组另一家公司——奇魄科技。时间在流逝,他们仍在做游戏,而《七夜》在玩家心中依然鲜活。有玩家在论坛留言,说现在Android、iOS上的很多游戏都很没意思,在他们心里《七夜》的位置是无法被取代的,呼吁能够玩到Android、iOS的移植版本。即使在国外的一些论坛上,我们也看到玩家对《七夜》的一些褒奖。

(这是非常棒的一次体验,非常感谢这款游戏。)

也有人在期待《七夜》的续作,只是有关他们的事情,在去年官微停止运营以后,犹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杳无音讯。直到今年,才听说奇魄科技还在,却又一次改名为技慕奇乐。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我们带着疑问联系到丁果科技前CEO,现技慕奇乐的CEO——汤锴。在57分钟的采访里,汤锴一直很认真的回答我提出的每一个问题,每一个关于《七夜》,关于丁果科技,关于梦想和现实的问题。

做中国的暴雪

汤锴,成都人,大学学习光学与电子信息工程。03年毕业后曾在日资家用机游戏开发公司——东星软件,做PS2,Xbox平台的游戏研发。后自主研发手机3D引擎:Soft3D,作为主程序开发了《樱花大战4》、《超级猴子球》等一些家用机游戏。在年时与朋友一起成立丁果科技有限公司,当时共七个人。年9月《黄泉道》发行,年6月17日《七夜:救赎》发行,年5月20日《天地道》,随着他们的作品相继发行,他们也慢慢有了些名气。四年间他们开发了三款可算作他们游戏研发巅峰的作品,其中《七夜》开发耗时近两年时间。

(《天地道》海报)

“最初我们有一个口号:做中国的暴雪。我们愿意花两三年、三四年一直去打磨一款游戏,等这款产品来,就可以成功。”说这句话时,能听出他心底的自信,以及骄傲。

(《天地道》海报)

据汤锴回忆,他们那时开发“七夜”是因为看到IGMA有比赛,单纯的认为如果赢得比赛可以为丁果科技带来更多的机会,也并没有考虑到会不会兼顾国内外市场。“《七夜》最初的时候规模只有7个人,后来增加到13个人左右,全是做研发工作。在任务分配上,程序有3到4个人,策划有3到4个人,剩下的都是美术。其实在《七夜》之前,我们还开发过2、3款3D游戏和几个2D游戏,类似于赛车和动作游戏都有做过,但是有很多都没有通过渠道正规发行,玩家也不知道。大家知道的可能只有《七夜》《天地道》《黄泉道》,其实我们做的不少。”

(《黄泉道》海报)

熟悉家用机游戏的朋友们,对游戏《寂静岭》一定不陌生,而《七夜》的开发也正是受到了它的影响。《寂静岭》也是汤锴很喜欢玩的系列游戏,“在那个年代,手机游戏相对比较简单,主要以2D游戏为主,规模都比较小,一般都是以休闲小游戏为主,比如横板过关、射击这一类。那个时候我们开发3D游戏,这在国内来说还是为数不多的。因为我有做过家用机游戏的背景,所以我们想把家用机游戏平台上比较丰富的玩法和较好的内容搬到手机上,供玩家体验。刚开始玩《寂静岭》,首先会体验到一个比较恐怖的氛围,到了后来,和其他恐怖类游戏不太一样,而是会有更多挖掘心理层面上的内容,有一定的深度。所以我们在做七夜的时候,也比较想去表现一下这方面的内容。”

(《寂静岭》海报)

年,《七夜》的心血果然没有白费,获得了IMGA“最佳3D奖”提名。奖项虽然吸引到国内外的一些投资,但是现实的羽翼无法如理想中那般丰满。谈及获奖后,对于丁果科技的影响,汤锴说:“获奖之后很有成就感,并且认为会有更多机会,但事实上并没有。一方面可能是我们对市场方面的把握特别差,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有一些产品方面的设计过于超前,在那个时间点,平台,环境的影响下,还不太适合去做这样的产品,所以获奖之后虽然很有信心,但是到后来我们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赚到钱,所以也挺矛盾的。一方面想去坚持自己的理想,一方面又觉得吃饭都挺困难的。”

《七夜》的救赎

知道《七夜》的人究竟有多少,汤锴也不知道,但是他说很感谢这些曾经在困难中帮助过他们的玩家。《七夜》当时采取短信收费的方式,而不少小商贩在网上发布《破解版》。很多论坛的版主或者玩家会自发的发帖,呼吁大家不要去破解这个游戏,虽然最终不知道起了多大作用,但是对于丁果科技来说,他们心里是感到温暖的。

(《七夜》游戏中的女佣)

时过境迁,如果不是因为破解版的猖狂,那么《七夜》没有给丁果科技带来太多盈利的原因是什么呢?汤锴总结了大概以下几点原因:

(《七夜》男主角:肯)

首先《七夜》刚上线的时候,由于当时游戏的安装包以几百K居多,而《七夜》的安装包有几十兆容量,在那时是非常巨大的。在WIFI没有普及的情况下,大部分人不会为了玩一款游戏而耗费流量,所以没有渠道商愿意发行。后来他们把产品放到一些PC门户,让用户通过电脑下载,然后安装到手机上。但是这样会限制很大一部分用户,像学生群体使用PC就很不方便。

第二,丁果科技使用淘宝销售激活码,并且是纯人工销售,而淘宝的支付宝用户规模也无法和现在相比。所以在销售方面,是非常有限制的。最后我们把产品放到一些论坛或者网站供玩家下载,效果也不太好。

第三,在国外,产品的发行渠道也不像现在这么方便,虽然有一些在线平台找到丁果科技,但是影响力并不大,除此之外,语言问题也是《七夜》推向国外并不乐观的原因之一。团队在开发《七夜》的时候,成员大多是之前做纯研发、程序之类的工作,并没有接触过市场和商务方面的工作。

非常可惜,《七夜》以这样的结局收场。汤锴表示在当时就感觉有任何机会都把握不住。然而,也许是破解版的猖狂,让更多地玩家可以免费玩到游戏,从而记住丁果科技。

技慕奇乐,繁华落尽人还在

很多人以为丁果科技倒闭了,其实不是,他们还在,并且换了一个新名字,叫技慕奇乐。

(技慕奇乐公司LOGO)

丁果科技前期,资金是由7个创始人自掏腰包凑齐,本也不充裕。到了《七夜》开发后期,由于资金问题,委身华芯飞。汤锴说,如果在那个时候还是没有资金流入,公司就会破产。刚好那时华芯飞考虑开发游戏掌机,理念也非常合拍,就选择了华芯飞投资。但是华芯飞在游戏掌机方面的进展缓慢,虽然出了一系列掌机,但是只有a可算真正的掌机。本想着能够大展拳脚,也因为后来华芯飞理念和原来的偏差,最终没有成功。

到了后来,华芯飞因为准备上市,想让丁果科技工作地点搬到广东东莞区,而丁果科技中成都和重庆的同事居多,有家庭的人也多,虽然不是特别方便,也能接受。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促使丁果科技下决心离开。华芯飞提出让丁果科技不再做游戏,而去给他们做3D界面。因为理念与原来的严重偏差,丁果科技提出集体辞职。年9月26日获得天使投资,重组成都奇魄科技有限公司。

重获新生的奇魄科技继续着他们的梦想,因为此时塞班系统的没落,他们改去做iOS系统游戏。此时开发了一款名为《AngryGod》的游戏,是一款3D打僵尸的游戏。玩家在游戏中扮演上帝,从上空俯视,使用各种华丽的技巧去打僵尸,解救人类。游戏上线后,拿到个国家的苹果推荐,还有一些第三方网站的5星评价。但销售成绩也很不理想,汤锴认为,事实上还是因为在推广发行这一块存在很大问题。

不过《AngryGod》也为奇魄科技带来了新一轮的投资。这款产品后来被一家海外公司代理,在韩国发行韩文版,同时该公司投资奇魄科技。年1月7日,奇魄科技更名为成都技慕奇乐科技有限公司。

(《AngryGod》图片)

至此,丁果科技完成了从奇魄科技到技慕奇乐的蜕变。在这个过程中,丁果科技的核心成员几乎完整的保留下来,现在技慕奇乐有50%的成员是跟着汤锴一路辗转而来。很多游戏公司倒下之后,再也没有爬起来,丁果科技却一直都还在。也许是对于梦想的坚持,对于游戏的执着,让他们支撑下来。我想,汤锴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在他的叙述过程中,朋友这个词一直挂在嘴边。他的每一次选择,都有一条原因:因为有朋友在。

从单机到网游的转变,新作《魔王么么哒》即将上架港澳台

《魔王么么哒》是技慕奇乐的新作,是一款主打休闲的3D网游。近两个月会首先上架港、澳、台,在技慕奇乐看来,大陆是很重要的一个市场,如果能够从港、澳、台接收到一些反馈,能够争取到更多修改和打磨时间,这样对他们来说成功率更高。台湾那边会在一两个月之内上架封测,而大陆玩家会在明年一二月份左右玩到。说到收费模式,《魔王么么哒》是一款贴着内置收费标签的游戏。不过他们的收费点主要在更改外观环节,这有点模仿PC端的网页游戏的收费模式。其实这种收费模式在手游《植物大战僵尸2》中已经存在,挑战“暴走雪人”的模式,可以赢得不同装扮,像豌豆荚装扮:价格比普通豌豆荚便宜、玉米装扮:透出黄油概率大幅度提升。

(《魔王么么哒》宣传照)

从《七夜》的短信收费到《AngryGod》的内购收费,再到《魔王么么哒》的更改外观收费,每一次的转变都承载着满满的教训。从单机游戏的角度来说,更改外观的付费点是一种不影响游戏内容的模式,如今套用到手游上,或许可以为技慕奇乐带来不错的收益。

现在游戏行业普遍认为手游来钱快,但是对于中小公司来说,花钱也很快,比如刷榜的耗费。当问及是否会考虑为新游戏刷榜时,汤锴态度坚定地告诉我:“没有,完全没做过,也没有这种考虑。”他认为一个市场的健康发展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刷榜这种行为,从短期来看,可能会带给公司一些利益,但其实是一种伤害整个市场和用户的行为。不过因为产品会交给发行商去代理,他们会不会有这种行为还不太清楚,但至少现在来看是没有出现的。同时刷榜需要很多钱,而技慕奇乐还没有这个资金去刷,所以不管现在还是以后都不会去考虑刷榜这件事。

《七夜》的轮回,移植静待时机

聊完新作之后,我把话题引回《七夜》。当问及是否考虑将游戏移植到新平台上时,汤锴的回复充满自信:“毕竟现在手机性能都很强,画面还有各方面相较以前都有很大提升,我们自己也评估过,如果能够把当时的游戏在iOS或者Andriod上重做,我们认为《七夜》即使不改动或者做很小方面的改动都能够和现在一流的游戏相抗衡。”

《七夜》之所以迟迟没能移植,首先是因为丁果科技虽然现在是一个空壳子,但是丁果科技公司依然还在,并且《七夜》的版权依然在华芯飞手里。不过汤锴表示,版权不是大问题。

其次,《七夜》如果想在iOS或者Andriod上进行移植,不会简简单单做个模拟器,或者把原来的东西直接移植过来,肯定会做一些画质还有各方面的改良,所需要的时间成本不会少。以现在公司的资金状况和人力、时间来说,还不足以支撑完成这件事。

(《七夜》游戏界面)

现在移动端的单机游戏成功的不少,比如《植物大战僵尸》《愤怒的小鸟》,也许真如汤锴所说,即使将《七夜》原版移植,也有可能在如今的网络时代迅速蹿红。为什么不以《七夜》的名气和实力,直接去拉投资?

对于这个问题,汤锴是这么回答的:“毕竟《七夜》是一个单机游戏,而现在市面上主流游戏和投资比较

------分隔线----------------------------
热点内容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
  •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发布优势
  • 广告合作
  • 版权申明
  • 服务条款
  • Copyright (c) @2012 - 2020



    提醒您: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做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